您现在的位置: 丰泽区第三中心小学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师生风采 >> 采菊撷芳 >> 正文
汉字之美
作者:刘瑞红    文章中心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55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/10/14  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  【字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丰泽区第三中心小学 刘瑞红

在世界的东方,有一个古老的国家,美丽宽广,她的名字叫中国;在世界的东方,有一种美丽的文字,博大精深,她的名字叫汉字。中国汉字是世界上最美的一种文字,每一个中国人都因他的存在而自豪!
    
记得那天中午,我走到教室里,同学们正坐着安静地看书。为了不打扰他们看书,我正准备回办公室,忽然李玉峰走过来,他调皮地问我:“老师,您吃过‘半鲁‘宴吗?”我摇摇头,这“半鲁”宴我还是第一回听说。他笑着说:“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。”“好啊,我正想听一听。”我有点好奇。他一本正经地讲起故事来。
    "
一次,苏东坡请好友佛印上门吃‘半鲁’ 宴,佛印很纳闷,上菜了,清蒸鱼、鱼头汤、红烧鱼……原来是‘全鱼’宴啊。“鲁”字的一半不正是“鱼”吗?佛印说:“明天也请你到我家吃‘半鲁’ 宴。“第二天,苏东坡去了,佛印让他一个人在院子里的烈日下等了老半天。等佛印出来时,苏东坡问:“你请我吃的‘半鲁’ 宴呢?”佛印说:“你不是已经吃过了吗?上次你请我吃全鱼,这次就只有晒太阳了。”“鲁”字的一半不就是“日“吗?苏东坡哭笑不得。”这故事还真有趣。我忍不住问:“你从哪儿听来的故事?”他拿出一本《汉字的故事》,对我说:“这里面的故事很有趣,关于是先有鸡呢?还是先有蛋,这里面也有介绍,改天我再给你讲讲。”好小子,爱看书的孩子简直成了我的老师了。
   
我想起了我的中学语文老师,他曾经给我们讲过的一个有趣的故事。
   
苏东坡与佛印是好朋友,又是一对欢喜寃家,常常互相调侃、取笑、捉弄,其乐无穷。
   
一天,苏东坡用膳,厨师捧出一碟香喷喷的西湖醋鱼,放在枱上。正要举筷,忽然仆人来报:佛印和尚到访。苏东坡知道佛印喜欢吃鱼,有意不让他吃,便把那碟鱼,藏了在草堆上。佛印一进来,就看见草堆上的鱼,却佯装不知。
   
苏东坡问:“大师光临,有何贵干?”
   
佛印说:“有一个字,要向大学士请教。”
   
苏东坡说:“是个什么字,请说出来!”佛印说:“大学士姓苏,不知这个苏字有多少种写法呢?”
   
苏东坡说:“苏字上面是一个草头,下面左边是一个鱼字,右边是一个禾字。”(古代的苏字是大写的“蘇”)
   
还没有说完,佛印便插嘴:“那个鱼字可以移动的吗?”
   
苏东坡说:“可以的,鱼字和禾字可以互相调动;鱼字放在右边,禾字放在左边。这样,也是苏字。“
   
佛印再问:“那个鱼字可以移到草头的上面吗?”
   
苏东坡说:“不行,不能这样写!这样汉字就不美观了。”
   
佛印听了,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不能把鱼字放在上面,你怎么又把那碟鱼,放在草堆上呢?”
苏东坡只好把那碟鱼拿下来,和他一起分享。
   
多少年过去了,这个故事还留在我的记忆深处,它让我领略到汉字的独特魅力。可惜就在今天,有不少人慢慢地淡化了汉字,在键盘输入日益普遍的今天,提笔忘字的现象越来越严重,随着网络用语的出现,汉语的规范使用也越来越受到严峻的挑战。汉语言文学博士后郦波指出:从人类的文明史来看,对一个民族而言,有两种危机的爆发称得上是"最危险的时候":一是遭受侵略,是谓亡国之险;二是文化衰微,是谓亡种之虞。而相较于因外族侵略引发的亡国之险,因文化衰微而引发的亡种之虞其实更为可虑,也更为可怕。所幸人们已经意识到这种"汉字危机",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汉字听写大会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运而生,参赛的孩子们为我们树立了母语文化传承的榜样,让我们看到了民族的希望。
    
改天我一定给孩子们讲讲这两个故事, 我还要告诉他们:“汉字是美丽的,每一个字都是一幅画、都是一首歌,汉字承载着华夏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,是中华民族的灵魂!我们一定要学好!”

 

文章中心录入:szxschool    责任编辑:szxschool 
  • 上一篇文章中心:
  • 下一篇文章中心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联系电话:0595-56787654 地址: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街道浦西路18号
    丰泽区第三中心小学版权所有 2014 闽ICP备09891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