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 址:中国昆明•丹霞路173号2楼
  联系人:李先生
  手 机:18288656857
  电 话:0871-5412800
  传 真:0871-5412800
  邮 箱:gdrg@gdrg.cn
 
成都新闻
今天我哭惨了

  老爷子本人还有些大男子主义,最喜欢妻子的点是“不管我对她说什么,她都会回答好的”。

  原本是很美好的爱情故事,但一切平凡在金室行男58岁,妻子55岁时被打破。

  3月29日,今天的情况恶化了,之前教过怎么穿衣服的,已经忘了。3月31日,病历卡的位置又不记得了,药什么时候买的也忘了。袜子脱了后不记得放在哪里了……

  病情越来越严重之后,照顾起来更难。他家卧室在二楼,妻子忘记怎么爬楼梯后,老爷子每天把她背到楼上睡觉,日复一日。

  他只好匆忙善后。 先把妻子背下楼洗澡,然后拿着水桶和毛巾再回到二楼,边哭边打扫卧室。

  节目组问他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,老爷子说,因为她是我妻子,我想要一直照顾她到最后。

  看护机构的人劝金室行男,这已经不是一个人可以撑下去的状况了,再继续下去,是互相折磨。

  他不得不把妻子送到看护机构。妻子去了看护机构后,金室行男依然陪伴着妻子。

  老爷爷是理发师,他会不定期去那帮助妻子理发,让她保持美丽。也会唱着妻子最爱听的歌,推着轮椅带她散步。

  他蓄着妻子离开后一直没剪过的小辫,留着妻子在还没患病时买的礼物,还戴着她十几年前送的珠链。

  浜林走在街上 形单影只,他刚在一家叫“憩”的小酒馆喝了几杯酒,准备回家。

  当被问到可不以跟着回家时,老先生欣然答应“想来就跟着来吧,不过我家很脏就是了。”

  浜林的家里确实像他描述的那样有些脏乱,但在进门最显眼的地方,摆着一套专业的音乐设备。

  而这个文件夹里都是他为妻子创作的歌曲,一共有803首,占到总数的近一半。

  浜林32岁时,在小樽邂逅从东京来参加父亲葬礼的治美。当时治美要去寺庙,问浜林可不可以搭他的车。

  在生命最后的1个月里,他们出了院,在当时住的公寓里庆祝跨年。浜林说,在这里,治美问过他,“我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是什么?”

  晚上10点接到治美病危的电话,他匆匆赶到医院,那时治美已经没办法跟他讲话,只剩他单方面痛苦地呢喃。

  没能和深爱的人好好告别,却要亲口说出送别的话,遗憾又残忍。回忆到这里的浜林也忍不住崩溃了。

  此后,浜林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和思念。他把妻子最喜欢的猫头鹰和其他遗物放在卧室床边、枕头边,只为离她更近。遗物上的灰尘,浜林也不愿意清理。

  他说,这些灰尘是自己和妻子相伴十多年的一部分,如果被清理了,那些时间也不存在了。

  浜林还跟节目组说过,去世后,他会拜托别人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妻子的头发放进他的棺材里。

  也许是因为把真爱和遗憾都说出口了,在录完节目1个多月后,浜林追着妻子的步伐离开了。

  世间难得一人心,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与我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,以至于从生到死,我也唯你一个执念而已。

 

地址:中国昆明•丹霞路173号2楼  电话:0871-5412800   传真:0871-5412800
Copyright © 昆明古道瑞贡茶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邮箱:gdrg@gdrg.cn  滇ICP备10002604号